【周边】《妖恋奇谭》众筹相关周边(部分众筹限定)

给自家游戏的众筹宣传一下喵


百妖乡资料馆:

众筹地址——

电脑地址:http://zhongchou.modian.com/item/3195.html?_mdsf=md_home_lb3&_mpos=h_lb_3
手机地址:http://m.modian.com/project/3195.html?_mdsf1=1005845_share_sharelink_ios_xiangmu_3195


众筹限定周边:


-角色明信片-

-祸斗概念T恤-


-角色等身抱枕·天狗(局部)-

-内测限定版海报-


非限定周边:...

【蜻蛉切x女审】兽性

兽性

——兽化蜻蛉切

【梗来自微博 @三言三言 太太的图。图地址:http://weibo.com/1942920697/De2C1rX4k?from=page_1005051942920697_profile&wvr=6&mod=weibotime&type=comment#_rnd1453349402932】

【照例,后续污来污去的内容发在微博小号】


阿夏双手摆在膝盖上,端端正正地坐着,目光却有点呆。

她也是被面前的情况闹得有些不知所措。只不过,就算搞不清状况,她的眼神也还是忍不住轻转——随着面前甩动的毛绒尾巴而闪烁。...

淘宝丹药三块八_008

苗芸终于把稿子交了出去,洗了米和菜,随便丢锅里煮着,就又转回去看被静音了的旺旺。

如她所料,旺旺上的信息积存了不少,可却没有哪一个是有心想要买丹药的。乱七八糟的问题问了很多,见店家没有回应,也都早早的退散了。

苗芸随手拉着将问题都看完,果然是什么稀奇古怪的问话都有。从那些人的问题里,苗芸看出了调侃和不信任。

“唉,没办法。现在的人,果然还是不相信修真这一套了。”苗芸只能这样安慰自己。

她转身将米洗了下锅,随便塞了肉干在饭里边蒸着,这才回头去给留言的人都发了回复。这要是正规的淘宝店,隔这么老半天才回复客户,恐怕就要把客户都赶跑了。但苗芸可不在乎这些,横竖她这店里边,除了大头,还从来没有见...

【蜻蛉切x女审】一锅甜肉汤(2)

2

不敢越线……没有描写,希望能够存活下来(。)

====

阿夏擦着头发从里间走出来的时候,蜻蛉切正跪坐在帘边,削着苹果。

就连这种时候,蜻蛉切坐姿也异常端正,在地上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。

外头正是夏夜,安静的院子里有虫鸣,又有萤火四处飞舞,真是一副好光景。

阿夏踩着夜色一路走,歪着脑袋去看外边,走到了蜻蛉切面前,这才慢悠悠停了下来。

“今天好热呀。”

夏天夜里,哪有不热的道理。

蜻蛉切点点头,再一看阿夏的样子,顿时又摇了摇头。

“主公怎么这样走出来了。”

“热嘛。泡完澡觉得好闷,我才不耐烦在里边呆着。”少女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打扮,并不很在意,反倒是伸手扯了扯自己的衣袖,...

【蜻蛉切x女审】一锅甜肉汤(1)

1

帘外传来脚步声,又急又密。

蜻蛉切还来不及坐直身,就听到推门被用力打开。

“蜻、蜻蛉切……”

人来得急,门几乎是被撞开的,但声音却有些柔,还带着点儿喘,好像生怕吵着房间里的人一样。

蜻蛉切嘴角一动,看到黑暗中夺门而入的人,露出了个笑容,轻声道,“主公。”

“你你……你还笑!”冲进门来那人就着昏沉沉的光芒,见到蜻蛉切的模样,顿时就红了眼眶,愤愤跺脚。

蜻蛉切只是笑,并不答话。

他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也是错,人都急得眼泪要下来了,他就是说没事,对方肯定也是不信。

“不是让你小心……怎么还伤成这样。”

被称作主公的少女,见到蜻蛉切那副沉稳的模样,终于也跟着冷静了些。她抬眼看了看...

【《天作之合》同人/华城】何况到如今

何況到如今

【原創古風遊戲《天作之合》同人 - 師弟華城篇】

【劇透有,接師弟“執子之手”結局之後。最喜歡師弟了,但發現其他四條路線裡面,司馬麗蘇都有很明確地回應對方感情,唯獨只有華城是男主單方表白而沒得到回應,忍不住扒拉了個同人】


江南柳,葉小未成陰

留取待春深

恁時相見早留心,何況到如今


窗外不知名的鳥兒嘰嘰喳喳,陽光熱辣,照得眼皮生痛。

司馬麗蘇不耐煩地伸手向前揮了揮,發現無法趕走那種明亮,這才不情願地張開了眼。

“咦、現在……是什麼時辰了?”

她揉揉眼睛,怔怔望著拉開了縫隙的窗戶,隔了好一會兒,才猛地坐了起來。

外...

【蜻蛉切x女审】审神帐(三)

【提示:日常向;审神蜻蛉切迷(痴)妹(汉)设定;群刀吐槽设定】


自从蜻蛉切入阵,有好长一段时间,阵中再没来过新刀。

“啊啊,我一定是用尽了一生的运气,才提前和蜻蛉切相遇了。”审神者少女趴在桌上哀嚎。

“……”连蜻蛉切也不知该说什么。

鸣狐在旁边小声讲,“哎呀哎呀,主公没骗人。成为审神者的第一天,一期一振殿下就已经跟在主公身边啦。”

“那、还真是了不起的运气。”蜻蛉切也有点惊讶。

“说的是呐。又隔了一天,连江雪殿下也来啦,紧接着是石切丸殿下。遇到蜻蛉切殿下的时候,也才第五天呀。”狐狸在鸣狐肩膀上甩了甩尾巴,露笑脸看了蜻蛉切一眼,“哦呀,本阵多久没来新刀啦?”

“……”...

【蜻蛉切x女审】审神帐(二)

【提示:日常向;审神蜻蛉切迷(痴)妹(汉)设定;群刀吐槽设定】


没有经历过最初的公平,恐怕不太会意识到审神的偏心,譬如蜻蛉切。

本阵的空间并不少,足够所有刀剑在里边活动,还十分有闲暇空间。而后头还有喂马、种地和比试的地方,整一可以说是宽敞得无以复加。

阿夏却喜欢挨着蜻蛉切看书。

挨着,并不靠在一起,还维持了最后一点矜持的距离。

这距离大概是——阿夏必须把手伸到桌子外边,才能勾住蜻蛉切的衣角;她托着下巴的时候,还得略微侧个头,才能看到在一旁守着的蜻蛉切。

蜻蛉切一碰上审神者的目光,不自觉就挺得更端正:

“您有什么吩咐?”

“就是书看得有些累了,想听蜻蛉切说说话。”阿夏笑...

【丧尸末日】丧世变(十六)

苏籁伸手扯住杜沉身上垂下的铁链,明明已经是将全身重量都压了上去,可杜沉却好像完全没有感觉一样。

他的步伐缓慢,却十分坚定,没有受苏籁一点儿影响,仍是笔直向着那些幸存者走过去。

“哇啊啊啊啊啊!”

幸存者恐惧地大声叫嚷这躲避,好像完全不知道他们这样的响动,反而可能会引来新的危险。这要是当真面对这丧尸,他们这样大喊大叫,本来可能没有发现他们的丧尸,也都要跟着将注意力转过去了。

“杜沉、杜沉!冷静点儿……别管那些幸存者了。咱们也赶紧走吧。”

苏籁努力想要将杜沉往回拖,无奈杜沉的身体当真如同一块巨石,她就是整个人都吊在了那根铁链上,将所有重量都压上去,却还是拦不住杜沉前进的势头。

慌乱之间...

【丧尸末日】丧世变(十五)

杜沉呆呆地站在溪水里,任由水流在自己身上冲刷,将他身上的血迹连着污垢都冲干净。

他昨日明明淋了雨,但也不知道是雨水本身就不干净,还是别的什么缘故,他身上照旧是黏糊糊的。再混上今天蹭了的血水,那味道可真是别提了。

苏籁纵然再不嫌弃这只丧尸,却也还是忍不住解开链子,指挥他自己跳进水里边去先冲一会儿。

杜沉倒是想要伸手去擦一擦身体,可左右扭了扭,就发现以他现在那僵硬的手脚,根本就碰不到自己的身体。于是他就只能呆站着,把自己当成了水龙头下的一颗土豆。

这样又怎么可能洗干净。

苏籁本不想理他,可见到杜沉就只是稳站在溪流当中,她顿时就对这样的情形感到绝望起来。要想这样就冲干净,根本就不可能。...

© 游椋椋 / Powered by LOFTER